9568情趣用品導購網

日本女白領兼職做AV女優的私密生活

大型自慰器

女人,天生就有多副面孔。她可以在客廳里像貴婦,在廚房裡像主婦,在?室里像蕩婦,也可以在客廳里像蕩婦,在廚房裡像貴婦……

現在,有很多年輕的日本女白領,就在享受著這種角色的變幻。而且,她們的舞台並不局限於客廳、廚房、?室,而是在日本社會上。

23歲的松川佑衣子,是某金融公司的女文員,工作認真,性格開朗,很受同事們喜歡。直到最近,一個泳裝廣告的頻頻播出,才讓同事們得知,和他們一起工作的這個姑娘,其實還是個寫真女郎。

松川說:「女文員,才是自己的本職工作,而寫真女郎,只不過是個副業。有同事問我,既然已經紅了,為什麼不乾脆把寫真女郎當作本職?收入可比作文員好的多!我不這麼想,那個業界競爭太厲害了,而我也已經23,做寫真女郎,我除了脫衣服外,沒有其他可發揮的地方。比起用臉賺錢,我還是希望能憑能力自立,不會辭去本職工作。」

和松川一樣,21歲的佐伯朋美,也是個搞副業的女白領。大約是在半年前,她在原宿逛街時,被星探看中,當天就去拍攝現場體驗了一把。如今,佐伯已經出演過不少內容火爆的DVD。

「我在公司是做營業的,每周五天制,餘下兩天就用來做副業。從開始副業到現在,一年半的時間里我拍了10部DVD,算是工作量相當多的。干營業,也很需要精力和體力,給客戶的預算表不能出一丁點錯。而副業就是副業,我也不指望靠它走紅,趁著還年輕,能拍就多拍點兒,再干幾年,我就該結婚生子了。」

23歲的上杉杏,自2年前大學畢業就進入廣告公司做策劃,現在幾乎天天都要加班到坐末班車回家。即便本職工作已經如此辛苦,上杉也沒放棄做副業——在池袋北口的一家小旅館里當風俗女僕。

「論起本職和副業,我副業的工作經驗可能更多。從大三那年就開始了。現在為了不讓同事發現,我上班會故意選擇一些看上去很土的衣服穿,你知道那些辦公室女郎對這個是很敏感的。我只在周末干副業,有時候一天,有時候兩天,一個月能拿20多萬,和我在公司里賺得差不多。因為一直是在這家店干,所以每次出勤,光是指名要我的客人就排得滿滿的。我本來就挺喜歡和男性親密接觸,大多數時候也都樂在其中,所以根本不覺得辛苦。干本職工作那五天才叫辛苦。

在進口跑車銷售中心工作的高島美里,是在30歲那年開始的副業,投身日本AV界。「我男朋友,也是我上司。他有些變態,喜歡看我被別人睡。還邀請過朋友來睡我。他的變態喚醒了我的慾望,也直接促成我出演熟女AV。要是被公司知道我干副業,肯定得被炒。好在上司就是我男朋友,他能替我罩著。現在平均每月出演3到4部,AV男們也都不錯,活兒好,男朋友看到我的東西也高興。在這個業界,就是60歲的女人也有。我打算一直干到退休,無論是本職工作還是副業。這樣晚年就不愁吃穿了。」

像上述這樣,兼顧本職工作的同時,偷偷搞副業的年輕女白領不在少數。當然,同意接受採訪的並不多。

對於這種現象的出現,日本社會學家、甲南大學副教授阿部真大認為,這是在經濟不景氣的時代里成長起來的日本人特有的選擇。「現在的年輕人們,是在經濟不景氣的時代里成長起來的,他們和四十歲以上的日本人相比,可真夠冷漠的。他們非常現實,所以不相信好的狀態會持續下去,也不會放棄安定的本職工作。獲得直木獎的24歲的作家朝井遼,也是代表之一。在取得直木獎后,不也還繼續做白領嘛。」

打奶砲

自慰套